TOP > ALL > 新闻 > 《海兽之子》在俄罗斯日本电影节放映后对 STUDIO4℃ 制作人田中荣子的专访
新闻

《海兽之子》在俄罗斯日本电影节放映后对 STUDIO4℃ 制作人田中荣子的专访

MULTIPLE LANGUAGE
  • English
  • Bahasa Indonesia
  • 日本語
  • ភាសាខ្មែរ
  • Bahasa Melayu
  • ဗမာစာ
  • ไทย
  • Tiếng Việt
  • 简体中文

2019 年 12 月,由日本基金会主办的第 53 届俄罗斯日本电影节 (JFF Russia) 放映了动画片《海兽之子》(2019)。住在日本乡村小镇的初中女孩琉花遇见了由儒艮抚养长大的兄弟俩海和空,最后,她来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 — 这部作品细腻地描绘了某一年的夏天,他们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该片由动画制作公司 STUDIO 4 ℃ 制作。该公司制片人田中荣子参加完圣彼得堡和莫斯科放映和问答环节后,我们对她进行了专访。

Children of the Sea

©️2019 Daisuke Igarashi・Shogakukan-“Children of the Sea” Committee

《海兽之子》在俄罗斯日本电影节放映后的问答环节。观众的反应如何?

ET: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们对人物的动作和人物的原创性作出了回应。在问答环节,很多人问起了电影的主旨问题。这些问题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仔细而专注地观看了这部电影。

在放映结束前,您还不确定俄罗斯观众是否会接受这部电影,但您具体是怎么想的呢?

ET:我想俄罗斯人一定对哲学有着深入的理解,比如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此外他们还很有耐心。所以,我不确定这部电影能否引起他们的兴趣。主要是,我很不确定这部电影所描绘的对生死的真诚态度是否与俄罗斯人的生死观一致。

Children of the Sea

©️2019 Daisuke Igarashi・Shogakukan-“Children of the Sea” Committee

通过问答环节,您觉得这部电影有没有引起俄罗斯观众比较深刻的共鸣?

ET:似乎有一些困难,因为故事涉及到一些比如生死等深刻的话题。人们通常对死亡的话题有所回避,但这个故事是在有意采用积极的方式来描述它。不仅仅是俄罗斯人会刻意回避。这部作品的可能性本身就包括一些难以言说的东西。

日本人可能更容易接受这部电影,包括它反映的生死观。

ET:我同意。也许日本人更容易接受这部电影的主题。我觉得他们只是会把这部电影看作是“一个生命的故事”。说到生死,我觉得日本人对自杀的接受程度相对来说会高一些。面对严峻的处境时,日本人往往认为自杀可以比较简单地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各国人民在这个问题上,确实存在微妙的差异。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这部电影是考虑了日本人的生死观,而这种文化差异也不一定会决定这部电影的价值。这部电影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得越广,我就越强烈地感觉到人类的情感有着出人意料的共通点,而且无论是哪个国家的人都没有太大的区别。也许我们很难发现区别。

Children of the Sea

©️2019 Daisuke Igarashi・Shogakukan-“Children of the Sea” Committee

这是否意味着,当您试图描绘一件普遍的事情时,微妙的文化和国籍差异就会显现出来?

ET:你不能仅靠着凭空想象就去表达想法。我们必须表达我们真实存在的想法。制作一部电影并向全世界展示,这里面的乐趣之一就是看来自不同文化、背景和生活环境的人们对它的接受程度和理解有什么不同。

First-Squad

©MOLOT Entertainment Inc., 2009.

您之前的电影《第一小队》 *(2009) 就是与俄罗斯合作的。听说当时合作方已经把剧本写好了。与俄罗斯人合作进行一个国际项目有什么困难吗?

ET:首先,语言是完全不同的。虽然有俄文剧本,但我们在阅读日文译本时,不得不依靠译者的能力。你不能盲目地接受日文翻译,因为这里面有文化差异,比如俄语特有的细微差别,这会让人很难理解。例如,对于特定语言的长短语表达方式,我们很难判断翻译的是否合适。我想如果我能说两种语言并精通俄语的话会容易得多。这是最困难的问题。

* 《第一小队》(2009) 是日本动画制作公司 STUDIO4℃ 和俄罗斯电影制作公司 Molot Entertainment 共同创作的动画电影。它描绘了一个女孩的命运,这个女孩属于第一小队,在二战期间这个年轻的训练小队在俄罗斯使用心灵感应的力量和智慧,这部电影在莫斯科国际电影节上获得了 Kommersant 奖。

当然,如果这部电影完全在俄罗斯拍摄,就不会出现这样的困难。尽管有一家日本动画制作公司参与其中,但这部电影主要是针对俄罗斯观众的。

ET:一旦日本人的视角融入电影,它就不再是俄罗斯电影了。因为日本人只能用日语来表达我们所认为的文化,无论我们如何努力地研究俄罗斯并将其形象化,从日本人的角度来看,他们都将是“俄罗斯式”的表达。

与此同时,《第一小队》在莫斯科电影节上获得了 Kommersant 奖。

ET:《第一小队》似乎是俄罗斯第一部以本国历史为基础,面向成人的动画片。我认为他们发现了开创一种新体裁的价值。不过,这部电影所描述的“与邪恶作斗争”的主题很容易理解,也很普遍,所以我认为我们不一定会获奖,因为我们了解俄罗斯文化。

First-Squad

©MOLOT Entertainment Inc., 2009.

我明白了。将来您会再次接受国际合作制作的挑战吗?

ET:我一直想拍世界级的电影。与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一起工作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一种方式,因此如果有机会,我想拍更多这样的电影。

由制作人田中荣子领导的 STUDIO4℃ 工作室凭借其在第 53 届俄罗斯日本电影节放映的最新电影《海兽之子》和其他知名影片(如《第一小队》、《恶童》 (2006) 和《黄金时代篇三部曲》 (2012-2013) 享誉全球。不难想象,田中第一次造访未知的地区 — 俄罗斯,在那里她观察并感受到了当地观众的反应,这是一次宝贵的经历,未来由 STUDIO4℃ 发行的电影将备受瞩目。

・俄罗斯日本电影节(日本基金会莫斯科办事处官方网站):https://jpfmw.ru/jp/festival-kino/

・STUDIO4℃ 相关信息:http://www.studio4c.co.jp/topics/post/20191225.html

・《海兽之子》相关文章:https://www.japanesefilmfest.org/all/animation/4587/

采访记者:Kazuya Takahashi/编辑:Emi Ishigami

RECOMMEND POSTS

ページトップ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