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ALL > 生活方式 > 《三更半夜居然要香蕉 爱的真实故事》残障人士鹿野靖明追寻自由的感人故事
生活方式

《三更半夜居然要香蕉 爱的真实故事》残障人士鹿野靖明追寻自由的感人故事

“医生对生活有多少了解呢?”他反问道。

MULTIPLE LANGUAGE
  • English
  • Bahasa Indonesia
  • 日本語
  • ភាសាខ្មែរ
  • Bahasa Melayu
  • ဗမာစာ
  • ไทย
  • Tiếng Việt
  • 简体中文

2020 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开幕一年之前,也就是 2019 年 7 月,日本实现了历史性的飞跃:两位坐在轮椅上的政治家船后靖彦和木村英子赢得上议院席位,开创了日本历史上重度残障人士担任议员职位的先河。前一年 11 月下旬,一家科技研发公司在东京市中心开设了一家试验性快闪咖啡馆,店里使用由残疾人遥控的机器人为客人上咖啡,与顾客聊天 — 这是一项开创性的尝试,旨在观察技术将以何种方式充当残障人士走出家门,步入社会的有力工具。在这两种情况下,日本,一个残障人士约占总人口总数 7.4% 的国家,在为残疾人提供融入社会、参与就业以及代表残障人士发声这一无比重要的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

然而,尽管作出了种种努力,但在包括日本在内的大多数现代社会,残疾人生活面临的尴尬局面仍然是一个紧迫的社会问题。诸如就业和基础设施安全、生活选择以及社会对这些选择的尊重等关键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

紧跟这一主题的《三更半夜居然要香蕉 爱的真实故事》(Konna yofuke ni banana kayo:Itoshiki Jitsuwa)于 2018 年底在日本上映,这部电影描写的是长期 卧床不起的鹿野靖明的日常生活以及他帮助推动日本残疾人独立生活的故事。这部电影是一部根据渡边一史的著作改编而成的温馨而又充满喜剧色彩的故事片,渡边用了多年时间面试扮演鹿野的演员,他对这种对残障人士提供所谓的关怀,但无法确保他们按照自己的意愿独立生活的尴尬局面提出质疑,并提供了值得我们学习的解决方案。

“麻烦”别人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我要喝水!”“我要看报纸!”“我的后背有点痒!往下一点!就是那!”“我要吃拉面!”电影以鹿野(大泉洋饰)的一个特写镜头开始,一群志愿者耐心地围在他身边,就像一群忙碌的蜜蜂,而他则用眼神提出一个又一个的请求。鹿野全身瘫痪,只有脖子和手可以动,他还有一张巧舌如簧的嘴巴,显得有些聒噪。一个接一个的要求,一个接一个的抱怨,乍看上去,鹿野似乎是一个冷酷无情、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一年 365 天,每天 24 小时都应该依赖志愿者的帮助。

他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我能做什么”,“我自己做不到。我得让别人帮忙。”他说这话时,带着一种习以为常,又有些随心所欲的口吻,尤其是当他让人帮他干一些明显荒谬的事情时 — 比如凌晨 2 点多让一名志愿者给他买香蕉,或者让另一个人和自己一起看成人电影。

然而,随着电影情节的推进,我们看到鹿野和他的志愿者之间的关系已经超越了护理人员和护理对象的关系,而是变成了一种希望相互学习和帮助的感情纽带。对于许多年轻的志愿者来说,鹿野变成了一个慈父般的人物,我们逐渐了解到,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生活中都会有一定的缺失。

在日本这样的国家,一个群体的和谐往往优先于个人的需要,为他人造成“不便”仍然被认为是一种社会禁忌。结果就造成了许多人选择了相对孤立和隔绝的生活方式,他们总是试图隐藏自己的脆弱,而这只会让他们更加孤独。与之相反,影片《三更半夜居然要香蕉爱的真实故事》展示了鹿野开诚布公地将自己的脆弱作为与他人交流的一种有效工具。

“我们是平等的,”他说。

观看影片时,我们会意识到,无论我们的身体是否有残缺,我们都要与他人一起在相互依赖中继续生活,让别人帮忙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在一个场景中,一名志愿者引用了鹿野在一个研讨会上的讲话,他解释说他希望依赖别人(甚至对此完全不以为然),他是这样说的:“我总是让别人帮助是因为我想让那些怯懦的年轻人知道,向别人寻求帮助本身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的确。正如鹿野所说,“让别人帮忙是需要勇气的。”然而,这是我们所有人的生存方式,而鹿野自然幽默的方式只是提醒我们,生活本身就是一个付出和索取的过程,“麻烦”别人只是我们自身改变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部分。

“独立生活”是选择的自由

鹿野在 11 岁时被诊断患有肌肉萎缩症,他不得不离开家人,一个人住进康复中心并在这里度过了自己的童年时光。23 岁时,受美国促进残疾人机会均等自强自立、自尊的“独立生活”运动的启发,他告别了福利机构的生活,搬进了配有各种护理设备的家。

这在当时的日本开创了先河,他必须从零开始,自己招募并培训志愿者。尽管在建立新生活方面遇到了重重困难,鹿野还是决心创造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可以自由选择,尊重残疾人自身决定的生活方式。

在影片中,他的医生催促他返回医院接受重症监护,他对医生说:“医生对生活有多少了解呢?”。在康复中心度过了大部分青春时光后,鹿野在成年后一直在努力证明,自由可以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能够重返社会,对他而言,这比医院的治疗更有好处。

鹿野一直致力于发掘独立生活的好处,为日本的相关改革奠定了基础。在他去世四年后,由于许多直接受鹿野影响的残疾人士的努力,日本于 2006 年实施了《残疾人服务和支持法》,这就要求市政当局积极为身体、精神和智力残疾人士提供福利和健康服务,以帮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独立生活。

无限的可能性

但鹿野的故事最想表达的是,无论我们失去了什么,生活总是会充满机遇。在电影中,我们看到鹿野谈论他的梦想 — 通过英语考试,去美国,谈一场恋爱……我们看到他和朋友一起烧烤,去卡拉 OK,参加座谈会和私人聚会。虽然最后他并没有实现所有的梦想,但他为享受生活和坚持下去而不断努力,这正是这部电影能够在结束很久之后仍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鹿野于 2002 年去世,终年 42 岁,与大约 500 名志愿者结下了深厚情谊,他的事迹至今仍对日本社会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现在,距离 2020 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还有一年的时间,我们看到了这种对生活的渴望,对个人选择的尊重,以及让生活变得更强大的命运抗争,这种感受也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无论是政界、体坛还是科技领域,《三更半夜居然要香蕉 爱的真实故事》都让我们有理由确信,我们身边有千千万万个鹿野,他们没有坐以待毙,而是通过各种努力在人生的舞台上发出了强有力的声音。是的,现在,是时候对这些声音给予应有的肯定了。

演员阵容:大泉洋、高畑充希、三浦春马
导演:前田哲

撰文:Rose Haneda

RECOMMEND POSTS

ページトップ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