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ALL > GENERAL > 纪念日本影坛常青树级老戏骨 — 树木希林
GENERAL

纪念日本影坛常青树级老戏骨 — 树木希林

今年,日本失去了一位永远闪耀在我们记忆中的电影明星

MULTIPLE LANGUAGE

2018 年,日本影坛标志性人物树木希林辞世,而她对电影的贡献将永远被世人铭记。她于 9 月 15 日在东京的家中去世,享年 75 岁,去世时,家人们陪伴在她身边,日本国内外喜爱她的忠实粉丝为她举行了各种哀悼活动。

她一生出演了几十部电影、电视剧和知名的获奖作品,树木希林在电影明星中的排名一直比较高,但她的生活却充满了悲悯和感性,最重要的是,她对电影制作的全身心投入。树木希林是一位意志坚强、多才多艺的女演员,同时,她又是一位性格独特,甚至有些古怪的人,她是日本演艺界经久不衰的传奇演员;也是日本电影界永远缅怀,令人心生崇敬的人物。

把树木希林演艺事业的发展称为“一次幸运的意外”可能会让人忽视她的才华、魅力和努力工作,但她之所以能够在演艺界获得成功的确出人意料 — 至少在刚开始的时候是这样的。她原本打算学药学,但不幸的是(我们却很幸运),由于滑雪受伤,她没能参加入学考试,于是这个计划被意外打乱了。树木希林的个性表现出一定程度的韧性,这对她日后的演艺事业有很大帮助,正是凭借这种性格,她决定申请自己在广告中看到的第一份工作。那是一场戏剧表演的试镜 — 从此以后,她逐步开创了属于自己的时代。

20 世纪 60 年代,树木希林加入日本话剧团体文学座,开始了她的演艺生涯。不久之后,她转行从事电视和商业广告工作,因其出色喜感和古怪角色的塑造,一直不被人看好。她早期的职业生涯中有很多电视和电影角色,但在后来的生活中,她却对这些角色不屑一顾。

“那段时期没什么好怀念的,”,她在 2016 年接受《南华早报》的专访时这样说道。“我们早把那些作品忘得一干二净了。”也许这是树木希林本人的性格使然,但她在音乐喜剧电影(如 1968 年的《神灵恋人》, 以及 1974 年的电视剧《寺内贯太郎一家》 )中展现的才华和多才多艺都是不容忽视的。

“我开始演戏是因为那时我找不到另一份工作。在我 55 年的演艺生涯中,前 45 年只是为了谋生”,她在 2016 年的时候这样说道。她对演艺界现实坦率得让人觉得不敢相信,接着她解释了她如何看待自己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只是在过去的 10 年里,电影才成为我的热情和重心所在”— 在此之前,她觉得自己得到的角色其实并不一定需要专业的演员去演出。

很难想象树木希林到底是谦虚还是诚实。但如果你读过她后来的采访报道,你就会发现她从来不是那种假装谦虚的人。树木希林一直都是那种会不假思索地挑战传统的人。1977 年,她把自己的艺名从悠木千帆改成了树木希林,这是她从字典里翻出来的一个名字。在一次电视慈善拍卖会上,她决定卖掉自己原来的艺名,当被问及为什么要这么做时,树木希林说她“没有别的东西可卖”。

纵观她的职业生涯,树木希林认为自己的确本着负责的态度出演并宣称感到自豪的电影都是与导演、制片人和编剧是枝裕和合作的作品。两人合作的第一部大作是《步履不停》(2008 年),这是一部概念剧,讲述了一个家庭在纪念已逝长子一整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在 2008 年阿根廷马塔布拉塔国际电影节上,《步履不停》大获成功并斩获评审团大奖和最佳影片奖。这部作品对树木希林而言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在她生命的最后十年里,这份迟到的表演热情爆发了,树木希林创作了她职业生涯中最好的几部电影。出演《步履不停》一年前,她主演了影片《东京铁塔 老妈和我 有时还有老爸》(2007 年),这部电影改编自演员兼作家中川雅也的自传。

在《东京铁塔 老妈和我 有时还有老爸》中,树木希林饰演中川雅哉(青年中川雅也,小田切让饰)的母亲英子,她带着儿子逃离了酗酒成性的丈夫,后来被诊断出患有癌症,于是搬到了东京,由现在 20 多岁的儿子照顾。说这是一种突破有点奇怪,但对树木希林来说,的确是如此。凭借这一角色,她获得了 2008 年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女主角奖,在这之前她一直都是获得提名的奖项。总的来说,这部电影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 2008 年的日本电影学院奖中斩获八项大奖,包括最佳影片奖、最佳导演奖、最佳编剧奖和最佳男演员奖。

2013 年,树木希林再次获得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女主角奖,这一次她在电影《我的母亲手记》(2011 年).中饰演一位与痴呆症抗争的母亲和奶奶八重。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家庭在丈夫、父亲和祖父去世后,被迫在 15 年后重新团聚的故事。影片中的事故由八重的孙女琴子(宫崎葵饰)讲述,讲述琴子的父亲洪作(役所广司饰)在童年时被自己的母亲(树木希林饰)“抛弃”,现在又不得不履行身为人子的义务。电影深入探讨了有关家庭怨恨、自私、宽恕和衰老的严酷现实。这是一部慢节奏的电影,但是树木希林对人类复杂情感细微差别的理解让人着迷。

2004 年,就在被世人认为进入自己“文艺复兴时期”的三年前,树木希林被诊断出患有癌症,而且还要与多种其他疾病作斗争。2018 年初,她接受了《日本时报》的采访,记者问她如何应对健康状况不佳,她实事求是地回答说“非常有趣,这就是所谓的衰老吧”。

树木希林是个个性十足的人,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生活(尽管已经结婚),但她从不觉得孤单。她对死亡的看法非常坦率。“我想死在家里,有吗啡引起的幻觉。我希望我的死没有那么痛苦,我最后的遗言是‘再见’。”她的健康给她上了“重要的一课”,那就是她的身体只是“暂时的泥土外衣”。在 2012 年的电影《使者》中,她对死去的身体和精神边界进行了探索,她扮演了一位通灵者,她会教自己的孙子如何与已逝的人们再次相见,但更重要的是如何接受失去所爱之人的毁灭性打击,同时继续让生活过的充实。

在直率、扭曲的幽默与母性的温柔之间取得平衡,一直是树木希林深受喜爱的一个标签,这也为她在民众间赢得了“日本国民奶奶”的称号。这种品质在电影《澄沙之味》(2015 年)中得到了最好的体现。树木希林在片中饰演了一位雄心勃勃,很会做豆馅儿 (anko) 的 70 岁老奶奶,她说服了铜锣烧店主千太郎(永濑正敏饰)给了她一份工作。当被问及她的角色和真实的树木希林有什么相似之处时,她以一种典型的,树木希林式的半开玩笑、半自嘲的风格回答说:“如果我和我的角色有相同的心态,我会成为一个比现在更好的演员。”

树木希林用传真机(她最喜欢的通讯方式)接拍的最后一部电影是《小偷家族》 (2018 年),这是她与导演是枝裕和的最后一次合作。在这部影片和《步履不停》, 之间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共合作了四部故事片,包括《海街日记》(2015 年),该片获得了第 39 届日本电影学院奖最多的提名(12 项提名),并赢得四个奖项,其中包括是枝裕和导演获得的年度最佳导演奖。在《小偷家族》中,树木希林扮演了奶奶初枝的角色,一个穷困潦倒的家庭中年纪最大的家长,电影对贫困、家庭和人们现实生活的细致描写打动了金球奖、亚太电影大奖和戛纳电影节国际评委并获得了广泛赞誉,一举拿下戛纳电影节的最高奖 — 金棕榈奖。

为了不让她的健康状况妨碍她的工作,树木希林在《小偷家族》之后接拍了她的最后一部电影作品《日日是好日》(2018 年),为她传奇的职业生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在中国和日本的禅宗哲学中,禅宗机缘之语“nichi nichi kore konichi”与“日日是好日”的发音类似,意思是“每天都是美好的一天”。

“我知道如何在所有事物中寻找幸福,”树木希林 2016 年接受《南华早报》的采访时这样回答了记者有关健康的问题,“即使到了最后面对死亡的时刻,我仍然能够找到幸福。”

『就在 10 月份《日日是好日》发行前一个月,树木希林在与病魔长期斗争之后离开了这个世界。对日本电影界和无数对她孜孜不倦的工作表示热爱的影迷来说,她的去世是一个毁灭性的损失,但她留下的遗产,无论是在银幕上、在采访中,还是在她激励的那些人的心目中,她将永远陪在我们身边。她对电影行业的淡泊态度、反好莱坞的看法向我们展示了,按自己的节奏生活没有什么错,而她后来的职业生涯证明,无论你有多大年纪、身体是否健康或者是不是过于特立独行,你都可以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

撰文:Lucy Dayman

RECOMMEND POSTS

ページトップへ